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閩北邵武傅氏聯誼會所

傅氏家族聯誼會所

 
 
 

日志

 
 
关于我

我族源流。蕐员公,贞观七年由河东居临川.傳至垂範,由临川而迁沙溪。《赐七郎》公既我 繁衍之祖。于理宗年。由沙溪而居新城彭頭,由此而发祥闽樵西邵武三十八都崇瑞坪。

网易考拉推荐

四季青乡新出土清将军傅夸蝉碑初考  

2009-07-28 22:19: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季青乡新出土清将军傅夸蝉碑初考
2004年8月28日,在海淀区四季青乡郦城小区施工过程中,发现清代初年镇守西安等处将军傅夸蝉石质墓碑一通。当北京市文物研究所考古人员接到通报,赶到现场开始清理时,石碑已被施工方取出,横卧在工地上,碑身已遭轻微损伤。当时工地上堆满刚刚扰乱的渣土,墓碑的准确出土位置已无法认定,附近也未发现碑主的墓葬。出土的墓碑为青石质地,纹理细密。碑首浮雕四只飞腾缠绕的青龙。碑身与首相连为一体,呈长方形,长3.62米,宽1.19米,厚0.495米。现场未见碑座。墓碑正面是阴刻的满文,反面是阴刻的汉文。估计墓碑正反两面的满汉文字应是同文对照的关系。反面墓碑汉文为行楷字体,排列虽尚称整齐,用笔也算朴实,但不够工严。就其书法水准而言,在清碑中并非上品。在正反碑文四周,分别是浮雕的十条四爪戏珠青龙图案,雕刻精细,作风华丽。这十条青龙图案的分布是,碑面上、下侧各刻双龙戏珠图案;碑面左、右各刻三条戏珠龙图案,龙头均昂然向上。碑体两侧为素面,无浮雕图案。
    碑文首题为:“大清国敕封光禄大夫、镇守陕西西安等处地方将军、三等精奇尼哈番、加一级,傅公之碑”。碑文第四行云:“傅夸蝉性资端谨,才识宏通”。由此可知,碑主之名应为:“傅夸蝉”。碑文记“傅夸蝉”曾“升镇守西安等处地方将军”;“出征耀州时”,曾“生擒贼首刘文秉,杀死郭真君”;“进剿四川、湖广贼”时,曾“生擒贼首郝摇旗”等。由此可知,碑文中的这位傅夸蝉,应当就是《清史稿·世祖本纪》所载于顺治三年与李思忠率师一同镇守西安的将军“傅夸蟾”,就是顺治四年“讨刘文炳、郭君镇,歼之”的“傅喀蟾”,就是《清史稿·康果礼传》所附《富喀禅传》中曾击溃郝摇旗等“贼首”的“富喀禅”。

    与此文相关的古文献资料,除《清史稿》、《清史列传》相关的《本纪》、《列传》等所载以外,我们还在《清代碑传全集》(上)发现由康熙朝首辅大臣张玉书亲自撰文的《镇守西安将军三等精奇尼哈番傅哈禅公墓碑》的录文一通①。它与我们这次新发现的傅夸蝉显然不是一碑,但所叙人事却颇相同相通,可以相互发明映照之处甚多,史料价值十分珍贵,现将其影印件(图一)与本次四季青乡新出土之傅夸蝉碑录文一并附之于后,以备下文之考释研讨。

    录文如下:
    大清国敕封光禄大夫、镇守陕西西安等处地方将军、三等精奇尼哈番、加一级,傅公之碑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国家思创业之隆,当崇报功之典;人臣建辅运之绩,宜施锡爵之恩。然激劝之宏规,诚古今之通义也。傅夸蝉性资端谨,才识宏通。俾掌将军,恪慎无惭于职守;宣劳政务,夙夜克矢乎寅恭。任用有年,小心益励;崇阶
□陟,历试能劝。宜沛恩纶之宠,爰颁新命以示褒嘉:兹特授阶光禄大夫。于戏!推恩申命,爰弘奖于忠贞;树德懋勋。初任壮尼大次,袭父一等阿达哈番,管佐领,兼郎中参领。历遇恩诏,加阶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又升镇守西安等处地方将军,驻防西安府。出征耀州时,贼首郭真君、刘文秉率兵排阵拒敌时,击败之,生擒贼首刘文秉,杀死郭真君。闻贼首卫天命率千余贼兵屯扎,随遣官兵击败之。生擒贼首卫天命,杀贼五百余众。出征甘州等处造反困守河州城时,将自外来援马步贼兵,尔遣官兵击败之,杀贼千余。招抚河州贼将,贼首王大弘杀。遣发官兵击抚高山贼兵,又遣发官兵前去将凉州城招抚。困甘州城时,将突出运草贼兵,尔率官兵击败之,杀贼四百有余。又上千贼兵自城突出来犯时,随遣官兵击败之,杀贼二百有余。攻甘州城时,尔分派官兵用云梯攻取其城。闻伪督堂刘永祚率千余官兵困驻韩城,随遣官兵击败之,杀贼千余。闻三水华县地方有贼首刘弘才,随遣官兵前去击败之,生擒贼首刘弘才,又杀贼千余。进剿四川湖广贼郝摇旗等,尔遣副都统杜敏、提督郑蛟鳞追至黄草坪地方。贼伪益国公郝摇旗率所属贼排阵拒敌时,击败之,生擒贼首郝摇旗。又贼伪靖国公袁宗第率所属贼拒敌时,击败之,生擒贼首袁宗第。伪部院洪育鳌及贼妇人孩子千余,并伪印敕俱获,招抚贼伪总兵官一十四员、七千余官兵;生擒伪王朱盛蒗,得获伪印关防敕札。嘉尔,优升为三等精奇尼哈番,世袭罔替如前。”
                          图一   《清代碑传全集》(上)傅哈禅碑录文

    先考康熙十一年以老疾奏请致仕,于康熙八年三月廿七日奄逝,享年六十有三。讣音。上闻,蒙遣光禄寺卿额星格谕祭。朝廷之恩纶宠锡,不可泯灭;显考生平之懿行懋绩,亦宜昭垂。爰勒诸贞珉,俾传之亿世云。

    康熙十四年九月吉日,孝男三等精奇尼哈番穆成格、工部正四品员外郎辛柱等谨立。

    碑文第一部分是碑的首题部分。“敕”,在古籍中也书做“勅”、“饬”等形,有“诫饬”与“具备”二义,碑文此处用“诫饬”义。“敕”,原本上、下级之间均可以用,如《史记·乐书》之“余每读《虞书》,至于君臣相敕”。用之日久,汉以后渐成上级对下级诫饬之专用词,凡官长告谕僚属,尊长告谕子孙,都称“敕”,如《世说新语·贤媛》之“不从母敕,以至今日”。南北朝以下,始以之专称君主的诏命,如《释名·释书契》之“书所敕命于上,付使传行之也”。故“敕封”,即皇帝之所亲封。

    “光禄大夫”。此称自唐宋以来即为封赠之散官、加官,清亦沿之。据《清史稿·选举志》,“封赠之制,文职隶吏部,八旗、绿营武职隶兵部。顺治间,及三年考满,均给封赠。康熙初,废文、武职考满封赠”。傅夸蝉为镇守西安等处地方将军,系武职,其封赠之“光禄大夫”,自当隶属于兵部。新出碑文皇帝之圣旨颁布于他生擒郝摇旗等之后,“颁新命”、“特授”傅夸蝉“阶光禄大夫”之事,就发生在这次颁旨之中。查《清史稿·圣祖本纪》,清军入四川、湖广进剿郝摇旗等在康熙二年。其时已“废文、武职考满封赠”,故傅夸蝉所封的“光禄大夫”,不应在“考满”之列,而应在“覃恩”之科。即碑文之所谓“宜沛恩纶之宠”、“推恩申命”云云。《清史稿·选举志·封荫》说:“武职封赠之阶,初分三系。一曰满、汉公、侯、伯封光禄大夫,后改建威将军。二曰八旗,一品光禄大夫,二品资政大夫,……九品登仕郎。乾隆三十二年,改同绿旗。三曰绿旗营,封赠官阶屡变,初制正从一品荣禄大夫,正二品骠骑将军……。”后来绿旗营之封赠也从未达到过光禄大夫的阶位,最高也就是次一等的荣禄大夫。碑文中傅夸蝉出身满人,故其封赠应不在汉人绿旗营之数,若非属满人之公、侯、伯,即应属八旗。据《清史稿·职官志》,精奇尼哈番乃顺治四年由昂邦章京(即总兵)改称者。“昂邦章京”与改称后的“精奇尼哈番”均设三等,傅夸蝉位仅居最末的第三等。又据《清史稿·职官志》,“乾隆元年,定精奇尼哈番汉字为子”。即令死后皇帝降恩为他“加一级”,他至多也就是个二等的精奇尼哈番,其爵号仍为子,而不及公、侯、伯。故其所封赠之光禄大夫只能属八旗之选,是八旗中封赠最高的一品官阶。据《清史稿·康果礼传》附《哈哈纳传》、《绰和诺传》,自富喀禅传之伯、叔哈哈纳、绰和诺起,富喀禅家族便一直隶属于满洲八旗。故其“光禄大夫”之封应出于八旗之数无疑。

    “镇守陕西西安等处地方将军”。这是傅夸蝉毕生所能达到的最高实授官职,在清廷各省驻防将军之数。《清史稿·职官志》说:“各省驻防将军等官。将军,初制正一品,乾隆三十三年改从。”傅夸蝉碑题中的“镇守陕西西安等处地方将军”,其实就是清廷派驻在陕西省的驻防将军。傅夸蝉,在《清史稿》列传中称富喀禅,《清史稿·富喀禅传》称其于“(顺治)三年,授西安驻防总管”,“圣祖(康熙)即位,改西安驻防总管为将军,富喀禅任事如故。”可知他任陕西省驻防将军的年代均早于改各省封赠驻防将军为从一品的乾隆三十三年,故其官阶应是清廷初制所规定的“正一品”。

    “三等精奇尼哈番”,此职在前文解释“光禄大夫”时已有考证。据《清史稿·职官志》等历史文献记载,其职乃顺治四年由旧“昂邦章京”易名而来,官位约当于汉语的总兵;乾隆元年又定其相当于汉字的“子”爵。据新出碑文,此事应在傅氏生擒郝摇旗后不久。据《清史稿·富喀禅传》,其事发生在康熙二年。故清“帝颁旨加封傅氏”此职爵亦应在康熙二年后不久,系为表彰其战功而封赏的满语武职爵号。张玉书撰文的《傅哈禅公墓碑》说:“今上(按:即康熙帝)御极之二年,公以宿将指挥诸军,口授方略,一鼓而进歼贼巢,生擒摇旗及袁宗第等,以功超拜三等精奇尼哈番。”可见此职爵正当授于康熙二年建功后不久,这道圣旨也应颁赐于授爵的同时。
    “加一级”。此属清代加官之制,一般都是在本人亡卒后,由子嗣申请,皇帝恩诏追封。《清史稿·选举志》说:“加级请封之制,其初限制亦严。顺治初,凡恩诏加级者,以新加之级给封。”但《选举志》并未介绍自顺治初至康熙五十二年间这近七十年时间里清廷对加级请封之制的具体详细规定,只是说“康熙五十二年,定例七品以下加级请封,不得逾五品,……三、四品不得逾二品,捐级不得计算”,也未说如傅夸蝉这样生前已贵为正一品大员者死后应如何加封。笔者认为,傅夸蝉生前为清廷在陕西省的驻防将军,官阶已居最高的正一品,因此他从实授官品上已无级可加。但清代对出身满族的将官及王公还有一系列满语世爵封号,如傅夸蝉生前已得之“三等精奇尼哈番”等,他在这方面还有较大的升级空间。据《清史稿·职官志》载,清代满语的军职世爵封号高于傅夸蝉生前已有的“三等精奇尼哈番”的,由低向高依次还有“二等精奇尼哈番”(“称銮仪卫都指挥同知,从一品”)、“一等精奇尼哈番”(“称銮仪卫都指挥使,正一品”)及伯、侯、公等。傅夸蝉死后得康熙帝恩诏“加一级”,或即由“三等精奇尼哈番”晋级为“二等精奇尼哈番”,或加一拖沙喇哈番(即半个前程)。表面上看,这个官阶似乎比傅夸蝉所任“正一品”的陕西西安驻防将军还要低半格,但“陕西驻防将军”只是傅夸蝉的生前实职,而“加一级”的“二等精奇尼哈番”,或在原爵号前再加一拖沙喇哈番,却是个世爵,是可以由子孙世袭享有的,也就是碑文后面所说的“世袭罔替”。这对其子孙来说,才是最实惠的。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

    碑文从“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国家思创业之隆,当崇报功之典’”到“敕札嘉尔,优升为三等精奇尼哈番,世袭罔替如前”,这约占碑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篇幅,都是转录的康熙帝为奖励傅夸蝉的战功而颁发的圣旨原文。这是傅夸蝉一家人最引以为荣耀的盛事,故而在傅夸蝉死后,其二子穆成格、辛柱才特地将其镌刻成一碑,郑重地立于其父傅夸蝉的墓前。上述这段文字,从头至尾未提及傅夸蝉逝世内容。因此,它应是康熙帝在傅夸蝉生前所颁。具体说,应是在傅夸蝉于康熙二年生擒反清的李自成农民军余部最高将领郝摇旗、袁宗第及明王朱盛蒗之后不久,为奖励其赫赫战功所颁。这块碑,与其说它是傅夸蝉二子为其父立的墓碑,还不如说是康熙帝封赏傅夸蝉生前战功的“圣旨碑”。这是在墓碑之外,其二子不得不立,也不能不立的丰碑。至于严格意义上的傅夸蝉墓碑,则应是我们前面已列举的、由清康熙朝首辅大臣张玉书亲撰碑文的、收入清儒钱仪吉编录刊印的《碑传集》的《镇守西安将军、三等精奇尼哈番傅哈禅公墓碑》。这也是傅夸蝉墓前至少目前已知具“一墓两碑”罕见现象的潜在的真实的历史原因。碑文“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与我们日常在戏文里总听到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有别。这里需要弄清的是“制”与“诏”的差异。《史记·秦始皇本纪》说:“臣等昧死上尊号,王为‘泰皇’,命为制,令为诏。”可见,“制”为皇帝之“命”,而“诏”为皇帝之“令”。在《后汉书·光武帝纪》“建武元年九月辛未诏曰”语下李贤注引《汉制度》说:“帝之下书有四:一曰策书,二曰制书,三曰诏书,四曰诫敕。……制书者,帝者制度之命,其文曰制诏三公,皆玺封,尚书令印重封,露布州郡也。诏书者,诏,告也,其文曰告某官云云,如故事。”此为“制”、“诏”之别的精义之所在。清代“制”、“诏”虽不尽如汉制,但应当还是有一定区别的。准确地说,碑文中的这段圣旨部分,应是康熙帝册命傅氏的一份“制书”。

    国家思创业之隆,当崇报功之典;人臣建辅运之绩,宜施锡爵之恩。然激劝之宏规,诚古今之通义也。

    这是康熙帝圣旨前,开宗明义的一段话,无太多可深究之处。其主旨是说:在国家思虑到创业的兴隆时,应当推崇酬报功勋的章典;人臣既已建立了辅弼国运的伟绩,朝廷就宜于施加赐爵封赏的恩惠。然则激励的宏大规制,实在是古今通行的要义啊!

    傅夸蝉性资端谨,才识宏通。俾掌将军,恪慎无惭于职守;宣劳政务,夙夜克矢乎寅恭。任用有年,小心益励;崇阶洊陟,历试能劝。宜沛恩纶之宠,爰颁新命以示褒嘉:兹特授阶光禄大夫。

    这一段圣旨之文,从前文讲一般性的大道理,转到傅夸蝉这个具体的大臣身上。旨文夸赞他资性端正严谨,才能宏大,识见通达。自委派其西安驻防将军之职以来,他能忠恪谨慎,无愧于其将军的职守。他宣扬朝廷的政令,勤劳国家的事务;无论早晚,都能克尽恭诚。朝廷已任用他有年岁了,但他一直小心,愈益的蹈励;随着官阶一步步升高,朝廷历次试职考绩,他都在良能之选。似这样的贤臣,就更宜降施宠爱恩泽,颁布新的诏命,以示褒扬奖励。现在朕便特授予他“光禄大夫”的官阶。此封职乃是这次颁旨时所新授。

    于戏!推恩申命,爰弘奖于忠贞;树德懋勋。初任壮尼大次,袭父一等阿达哈番,管佐领,兼郎中参领。历遇恩诏,加阶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又升镇守西安等处地方将军,驻防西安府。

    这段文字,是圣旨在概述傅夸蝉从前的功勋经历。“于戏”,为文言发语词,无实在意义,表示感叹。傅夸蝉,《清史稿》有传,称其为富喀禅,张玉书撰墓碑文则称之为傅哈禅。《富喀禅传》,《清史稿》附于《康果礼传》之后。这是因为,富喀禅的父辈、祖辈都是与康果礼一同于清太祖庚戌年间归降的女真东海渥集部(今黑龙江绥芬河一带)那木都鲁族首领,康果礼为其中功业最著者。《清史稿·康果礼传》对富喀禅的早期身世和碑文中“初任壮尼大次”,有较为精详的介绍。其文云:“康果礼,先世那木都鲁,以地为氏。岁庚戌,太祖命额亦都将千人,徇东海渥集部,降那木都鲁、绥芬、宁古塔、尼马察四路。康果礼时为绥芬路屯长,与其弟喀克都里及他屯长明安图巴颜、泰松阿、伊勒占、苏尔休,明安图巴颜子哈哈纳、绰和诺,泰松阿子叶克书等,凡十九辈,率丁壮千余来归。太祖为设宴,赉以金币,分其众为六牛录,以康果礼、喀克都里、伊勒占、苏尔休、哈哈纳、绰和诺世领牛录额真。”传文中说到的这些人物,与富喀禅有直接关系的是“他屯长明安图巴颜”及其子“绰和诺”。《清史稿·康果礼传》及所附《绰和诺传》接着说:“旋授康果礼三等总兵官,以贝勒穆尔哈齐女妻之,号‘和硕额附’。旗制定,隶满洲正红旗。……子费扬古,事圣祖,……累迁镶红旗汉军副都统。卒。绰和诺,亦隶镶红旗。其初归太祖,别率所部百人谐,太祖赉予甚厚。从太祖征伐,临阵衷绵甲,奋起直前,所向披靡。……太祖即位,列十六大臣,佐镶红旗。天聪五年(公元1631年),从上伐明,围大凌河城。明监军道张春、总兵吴襄等率兵万余自锦州来援,绰和诺先众迎击,力战,没于阵。上厚恤其家,进世职一等参将。无子,其兄翁尼格袭,以新附呼尔哈百人益所辖牛录。旋以翁尼格才不胜,改授其子富喀禅。”史传中的富喀禅,就是碑文中的傅夸蝉。由上述传文可知,碑文中傅夸蝉种姓源出东海渥集部那木都鲁氏,祖父明安图巴颜为其四路中某路的屯长,叔父绰和诺卒前曾任满洲镶红旗佐领,战殁后进世职一等参将。因绰和诺无子,其一等参将的世职改由其兄翁尼格承袭。不久,又因翁尼格才不胜任,该世职又由翁尼格之子、本碑文之主傅夸蝉继承。

    “初任壮尼大次”。《清史稿·富喀禅传》称其“初以摆牙喇壮达事太宗”。看来,碑文中傅夸蝉所“初任”的“壮尼大次”,应当就是传文中富喀禅所初事的“摆牙喇壮达”,时间则应当在清太宗皇太极之世。从传文下述大凌河之役分析,事又当在大凌河之役以前。大凌河之役,《绰和诺传》称在清太宗天聪五年。时傅夸蝉“初任壮尼大次”,下限又当在清太宗皇太极天聪五年之前。《碑传集》录张玉书撰《傅哈禅公墓碑》云:“(傅哈禅)崇德间筮仕为壮大”,说的也是其为“初任壮尼大次”之事。其碑文中“壮大”,即新出碑文之“壮尼大次”的缩写。但张氏称其“筮仕壮大”在“天聪”之后的“崇德间”,不免语涉囫囵,失之稍晚。碑文“壮尼大次”与传文“摆牙喇壮达”,均是对同一满语军职的不同汉译。从碑文后傅夸蝉又“袭父一等阿达哈番”职,传文其后富喀禅从其父翁尼格处转袭其父一等参将之世职看,“壮尼大次”与“摆牙喇壮达”应是一低于“一等阿达哈番”即“一等参将”的中级军职。从《清史稿·富喀禅传》称其“(天聪)八年(1634年),攻大同,复被创,仍奋进克敌寨。是岁代其父为牛录额真”文看,其职尤低于作为二等参将、游击将军之下而称“备御”的“牛录额真”。牛录额真,满语汉译又称“牛录章京”,顺治四年又改称为“拜他喇布勒哈番”。其前“拜他喇”三字与“摆牙喇”音近,但其后“布勒哈番”四字却与“壮达”稍远。故“拜他喇布勒哈番”似乎还不能等于富喀禅初在的“摆牙喇壮达”。但比“拜他喇布勒哈番”更低一级的“拖沙勒哈番”与之声音更悬殊。故“摆牙喇壮达”究竟为满洲何级武职,我们一时还难以确定。

    “袭父一等阿达哈番”。碑文所说满语汉译的“袭父一等阿达哈番”,无疑就是《清史稿·绰和诺传》中所说富喀禅从其父翁尼格处承袭来的原绰和诺殁后所进的汉文“世职一等参将”。据《清史稿·职官志》和张玉书撰《傅哈禅公墓碑》又称阿达哈哈番,系顺治四年(1647年)由天聪八年初定的“扎兰章京”改称的。《清史稿·世祖本纪》称“(顺治)四年三月甲戌,定甲喇章京曰参领”。可知“扎兰章京”又可译为“甲喇章京”。其职分三等,一、二等为参将,三等为游击。傅夸蝉所袭为一等,系一等参将。新出碑文未明言其袭父此职的具体年代,《绰和诺传》也以“旋之”、“旋袭”之语含糊应之。阅《富喀禅传》可知,其时应是清太宗皇太极天聪八年,因富喀禅攻大同有战功而改封。而且,从《富喀禅传》称“是岁(富喀禅)代其父为牛录额真,袭职”之语分析,他是先由“壮尼大次”代其父为“牛录额真”,进而再袭其父一等参将,即一等阿达哈番之职的。《清史稿·职官志》“阿达哈番”下注曰:“一等称外卫指挥使,正三品”,此为其汉称及官品。

    “管佐领”。张玉书撰《傅公墓碑》亦称傅喀蝉“兼管佐领”。“佐领”,据《清史稿·职官志》,为清代军职。按清代军制,先分满、蒙、汉军各为八旗,每旗各有都统一人,满语称固山额真。副都统二人,满语称梅勒章京。每旗再下设参领、副参领共五人。参领,满语先为扎兰章京(即“甲喇章京”),后改阿达哈哈番。每参领、副参领之下,再各设佐领数人。佐领,满语称牛录章京,汉语又称备御,官居正四品,“掌稽所治户口田宅兵籍,岁时颁其教戒”。傅夸蝉时为一等参将,也就是满语称扎兰章京或阿达哈哈番的参领。因每位参领之下都要管辖数位佐领,故其职又称“管佐领”。

    “兼郎中参领”。“郎中”,战国时初称近侍,秦置为官,与侍郎同隶郎中令。隋唐以后,转以此称六部诸司之长而迄于清末。张玉书撰《傅哈禅公墓碑》称傅氏“未几出理部务,为工部理事官,复调户部”,《清史稿·富喀禅传》也称其于清太宗崇德三年(1638年)“授工部理事官”,故其职衔中便有专称六部诸司之长的“郎中”之号。又因其仍在满八旗中任军职一等参将即参领,即《富喀禅传》文中“兼甲喇章京”(满语扎兰章京之异译,汉称参将),故碑文称其这一段官号又作“兼郎中参领”。

    “历遇恩诏,加阶一等阿思哈尼哈番”。按《清史稿·选举志·考绩》载,清代武官升迁,一般多由长官考核,定期升降。凡逾越常制,因显赫军功而由皇上降恩颁诏直接升迁者,谓之“恩诏”。因傅夸蝉在军中屡立奇功,皇上数次降诏升迁其职,故碑文方有“历遇恩诏”之语。“加阶”,即加升其官阶。据《清史稿·职官志》和《世祖本纪》,“阿思哈尼哈番”的满语汉译旧称为梅勒章京,顺治四年改。即副将或副都统,官阶共分三等。三等称外卫都指挥副同知,二等称外卫都指挥同知,俱从二品;一等称外卫都指挥副使,再一拖沙喇哈番(按:即再加颁半个前程官阶),又称外卫都指挥使,俱正二品。傅夸蝉的职衔为“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就是汉文又称外卫都指挥副使的副将或副都统。

    傅夸蝉加阶为一等阿思哈尼哈番(梅勒章京)即副将或副都统的具体时间,从新出碑文将此事列于“又升镇守西安等处地方将军”之前看,似在其任“镇守西安等处地方将军”之前。由于傅氏于顺治三年(1646年)初任西安驻防总管(见《富喀禅传》),至康熙六年改称驻防将军,故后之记者若新出碑文、张玉书撰碑文往往将其初任西安驻防总管即书为任西安驻防将军。故其事实又似应在傅氏就任西安驻防总管的顺治三年之前。但从张玉书所撰碑文先言“顺治三年擢授镇守西安等处将军”再言其“屡遇覃恩,晋一等阿思哈哈番”(按:即阿思哈尼哈番)看,似又应在任西安驻防总管的顺治三年以后。再从《清史稿·世祖本纪》“(顺治)三年二月丙申,遣甲喇章京傅夸蟾、梅勒章京李思忠率师镇守西安”的记载看,傅氏初任西安驻防总管时的世职爵号仍是作参将的甲喇章京、阿达哈哈番,而非位居副将的梅勒章京、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如此看来,他加阶为一等阿思哈尼哈番、梅勒章京、副将的时间,肯定应在顺治三年任西安驻防总管以后,张玉书撰碑文记事的顺序是对的。

    《清史稿·世祖本纪》又载:“(顺治)四年夏四月乙卯,昂帮章京傅喀蟾讨刘文炳、郭君镇,歼之。”昂帮章京,据《清史稿·职官志》记载,它初设于清太宗皇太极天聪八年,职务相当于总兵,顺治四年改称“精奇尼哈番”。据《清史稿·世祖纪》,“(顺治)十七年三月甲戌,定昂帮章京为总管”。综上所述,似乎总管即昂帮章京,即精奇尼哈番。傅氏既于顺治三年已就任总管,当时自然应已是昂帮章京,他既于顺治四年已称昂帮章京,当时自然应已是精奇尼哈番。但《清史稿·世祖纪》在他顺治三年已就任西安总管时仍称他为甲喇章京,《清史稿·富喀禅》、新出碑文和张玉书撰碑文却均说他一直晚至康熙二年才因生擒郝摇旗功而超升为“三等精奇尼哈番”。看来,实际的情况是,顺治三年至十七年间的“总管”,并不等于昂帮章京和精奇尼哈番;即使顺治十七年定昂帮章京为总管之后,总管与昂帮章京,也不等于就是精奇尼哈番。我们推测,《清史稿·世祖纪》称顺治四年的西安驻防总管傅喀蝉为“昂帮章京”,很可能是由《世祖纪》“(顺治)十七年三月甲戌,定昂帮章京曰总管”的记载逆推而误换的。其时他很可能只是总管,并非昂帮章京和精奇尼哈番。从这一点出发,傅夸蝉提升为一等阿思哈尼哈番、梅勒章京、副将的时间,应在其顺治三年任西安总管之后而康熙二年后提升为三等精奇尼哈番之前,而且这个时间应当比较靠前而不应当太靠后。从《清史稿·世祖纪》“(顺治)三年遣甲喇章京傅夸蟾、梅勒章京李思忠率师镇守西安”的格局看,傅氏居前应是主将,李氏居后应为副将。但傅氏世职为甲喇章京居下,李氏为梅勒章京居上。因傅氏“雄毅多大略”(张玉书赞语),又出身满族,尽管其世职居下,可清廷却更中意以他为西安驻防总管,而以李思忠为副。这样,在傅、李二人之间,就出现了暂时的实权与世职倒挂的现象。这种现象,实在不宜也不会存在太久。据《清史稿·富喀禅传》,傅氏“论功,遇恩诏,累进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即梅勒章京、副将)”,就在任总管仅三年后的顺治六年。
《清史稿·富喀禅传》载:“顺治初,从入关击李自成”。张玉书撰碑文也说:“世祖章皇帝命将入关驱除流寇,公身履戎行,有剿寇功,加一拖沙喇哈番。”《清史稿·职官志》称:“授爵自拖沙喇哈番始,旧为半个前程。”由此可见,傅氏从阿达哈哈番(即甲喇章京、参将)之职提升为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即梅勒章京、副将),其中还经历了一个“加半个前程”,即“加一拖沙喇哈番”的过渡阶段。这一点,新出碑文不载,《清史稿·富喀禅传》和张玉书撰碑文正可补其不足。

     “又升镇守西安等处地方将军,驻防西安府。”此句前面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无用赘言。仅需指出的一点是:时间、地点、职衔均应如《清史稿·富喀禅传》所言,为“(顺治)三年,授西安总管”,而非碑文所说“升镇守西安等处地方将军”。转为“驻防将军”,那是康熙元年的事情,事已见前引《清史稿·世祖纪》。碑文的这种表达方式,是径以后称取代前称的结果。
  出征耀州时,贼首郭真君、刘文秉率兵排阵拒敌时,击败之,生擒贼首刘文秉,杀死郭真君。

    这段碑文记傅夸蝉剿灭李自成农民军余部刘文秉、郭真君事。此事另见于《清史稿》的《世祖纪》、《富喀禅传》和张玉书撰碑文。《世祖纪》曰:“(顺治)四年春正月乙卯,以黄尔性为陕西巡抚。壬戌,陕西官军击延庆贼郭君镇、孙守法。……(顺治)四年夏四月乙卯,昂帮章京傅喀蟾讨刘文炳、郭君镇,歼之。”《富喀禅传》云:“自成余党刘文炳、郭君镇等掠延安、庆阳。(顺治)四年三月,富喀禅帅师讨之,逐贼三水,斩君镇;别遣游击胡来觐、守备徐国崇等逐文炳至宜君蓝庄沟,获之,俘斩其党略尽。”张玉书撰碑文说:“(顺治)五年,回寇据边境煽乱,甘、肃两镇同日被陷,势猖獗莫能御。公亲提军驰击贼渠郭真君、刘文秉,以骑步兵二千迎敌,大败之,斩真君于军,生擒文秉。”此役实起于顺治四年春正月而延及至当年四月。张玉书撰碑文言在顺治五年,当系将刘、郭事与甘肃回乱搅缠为一而至混。农民军首领的姓名,《清史稿》的《纪》、《传》均作刘文秉、郭真君。按:新出碑文与张玉书撰碑文均当时人记当时事,当更为准确可从,两农民军首领的真名应为刘文秉、郭真君,此可合之以纠史籍记载之失。炳、秉当系音同而讹,君镇、真君乃属两字前后颠倒而误。真君之名有浓厚道家色彩,道教张天师、许天师均又称张真君、许真君。李自成农民军本与明末道家白莲教混融,故其领袖中有人以“真君”为名乃自然之事。记此事最详还是《清史稿·富喀禅传》,可为碑文相关记载之注脚。

    闻贼首卫天命率千余贼兵屯扎,随遣官兵击败之。生擒贼首卫天命,杀贼五百余众。……闻伪督堂刘永祚率千余官兵困驻韩城,随遣官兵击败之,杀贼千余。闻三水华县地方有贼首刘弘才,随遣官兵前去击败之,生擒贼首刘弘才,又杀贼千余。
    这段生擒卫天命、刘弘才事,碑文分为前、后两段叙述。然从《清史稿·富喀禅传》看,卫天命、刘弘才均为大同叛将姜瓖的部将,击擒二人也为同一战役之两段,故我们合在一起讨论。碑文中“卫天命”,在史传中均书作卫登方。此役另载于《清史稿》的《富喀禅传》与《孟乔芳传》。《富喀禅传》云:“(顺治)六年,姜瓖以大同叛,旁近郡县皆陷。富喀禅遣诸将根特、杜敏赴援,战猗氏,获瓖所属监军卫登方;战合水,斩瓖将刘宏才。论功,遇恩诏,累进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孟乔芳传》曰:“(顺治)六年,会平阳盗渠虞允、韩昭宣等应大同叛将姜瓖为乱,以三十万人陷蒲州,上命乔芳与额塞还军御之。八月,师自潼关济,督协领根特、副将赵光瑞等克蒲州,斩级七千。进次宁晋,瓖将白璋等六千人往攻荣河,光瑞等击破之,斩级二千有奇。璋北走,师从之,迫河,贼多入水死,遂击斩璋。余贼入孙吉镇,歼焉。复进向猗氏,行十余里,瓖所置监军道卫登方以数千人依山拒我师,其将张万全又以四千人助战。光瑞等击斩万全,乃还攻,获登方,斩其将王国贤等三十余人、级三千有奇。……根特等又破所置都督郭中杰於侯马驿。九月,光瑞等进克运城,斩允、昭宣。瓖之徒内犯者皆尽诛。”姜瓖之乱,据《清史稿·世祖纪》“(顺治)五年十二月癸巳,姜瓖以大同叛”的记载,应初始于顺治五年底,非《富喀禅传》所说的顺治六年。而清廷平定其乱则在顺治六年,传文属之该年似亦无不可。碑文中“卫天命”,当即两传文中之“卫登方”,碑文中“刘弘才”当即传文中之“刘宏才”。“天命”与“登方”或为一人名与字或号的关系。“弘”、“宏”当属音近而通。此事以《孟乔芳传》载之最详,然观《富喀禅传》方知此役中根特、杜敏为富喀禅之部将,其与富喀禅之关系亦可昭然。尤为可贵的是《富喀禅传》一语道破了新出碑文与张玉书撰碑文所言傅氏晋一等阿思哈尼哈番(梅勒章京、副将)瓖的准确年月就在顺治六年,且直接与富喀禅遣部将根特、杜敏等率师入晋平定姜瓖之乱的战功有关。新出碑文言傅氏击败“伪督堂刘永祚”于“韩城”事,不见于《清史稿》的《纪》、《传》,似可补其不足。

    出征甘州等处造反困守河州城时,将自外来援马步贼兵,尔遣官兵击败之,杀贼千余,招抚河州贼将,贼首王大弘杀。遣发官兵击抚高山贼兵,又遣发官兵前去将凉州城招抚。困甘州城时,将突出运草贼兵,尔率官兵击败之,杀贼四百有余。又上千贼兵自城突出来犯时,随遣官兵击败之,杀贼二百有余。攻甘州城时,尔分派官兵用云梯攻取其城。

    这段集中叙述傅夸蝉平定顺治初年甘肃回乱的功绩。有关记载,还另见于《清史稿·世祖纪》、《富喀禅传》、《孟乔芳传》与张玉书撰碑文。《世祖纪》云:“(顺治)五年四月癸亥,命贝子屯齐为平西大将军,同韩岱讨陕西叛回。戊辰,官军破叛回于巩昌,复临洮、兰州。辛未,游击张勇破叛回于马家坪,获故明延长王朱识,斩之。六月癸卯,以周文业为甘肃巡抚。甲辰,额塞等大破叛回于兰州,余党悉平。……六年三月乙亥,甘、凉逆回米喇印、丁国栋复作乱,甘肃巡抚张文衡等死之。”《富喀禅传》曰:“(顺治)五年,回民米喇印、丁国栋等陷河州为乱,富喀禅与总督孟乔芳遣兵攻讨,诸回皆受抚,而喇印复叛,陷甘州。富喀禅帅师进攻,深沟高垒相持,贼出城来犯,战辄胜,并歼其樵采者。城既下,馘喇印。国栋又与缠回土伦泰等陷肃州,遣副将马宁、张勇讨平之。”《孟乔芳传》说:“(顺治)五年,河西回米喇印、丁国栋挟明延长王识为乱,既陷甘、凉,渡河东,残岷、兰、洮、河诸州,薄巩昌。乔芳帅师出驻秦州,遣赵光瑞、马宁等赴援,城兵出,夹击,斩百余级。宁等复战广武坡,逐北七十余里,斩三千余级,巩昌围解。喇印、国栋之党数百人,分扰临洮、岷州内官营。乔芳部勒诸将,令张勇、陈万略向临洮,马宁、刘友元取内官营,赵光瑞、佟透徇岷、洮、河三州。勇等败贼马韩山,斩级七百,进复临洮。光瑞等败贼梅岭,得其渠丁光射,斩级三千。岷、洮、河三州皆下。宁等直击内官营,斩级八百。喇印、国栋之徒退据兰州。闰四月,乔芳与侍郎额塞率师自巩昌薄兰州。勇败贼马家坪,获识,与宁、光瑞会师兰州城下,攻拔之。别遣光瑞克旧洮州,其渠丁嘉升走死,师渡河。七月,定凉州。八月,攻甘州,乔芳遣张勇夜攻城,而与昂邦章京傅喀禅及宁、光瑞等为继。喇印等食尽,皆出降。六年,征诸道兵下四川。喇印降后授副将,在兰州军中,觇镇兵惮远征,因其中军参将蒋国泰,戕甘肃巡抚张文衡等,据甘州以叛。国栋亦攻陷凉、肃二州。乔芳帅师自兰州渡河而西,与傅喀禅等会师合围,攻不下,深沟坚垒以困之。喇印等食尽夜遁,乔芳遣兵追及之水泉,击杀喇印。国栋复与缠头回土伦泰等据肃州,号伦泰王,而国栋自署总兵官,城守,出掠武威、张掖、酒泉。……十一月,勇、宁克肃州,诛国栋、伦泰及其党黑承印等,斩五千余级。河西平。”张玉书撰碑文曰:“(顺治)五年,回寇据边境煽乱,甘、肃两镇同日被陷,势猖獗莫能御。公亲提军驰击。……时贼军犹据甘州城,公率大军围城数帀,以待其自困。久之,贼潜引兵欲突围,出遮击之。两战两克,遂拔甘州。嗣围河州城,贼以骑兵二千余,间道来援。公驰斩其将王大宏,余党奔溃,河州就抚,并招纳凉州一路降众,由是西宁一路贴然,无边燧之警矣。”

    以上碑文与历史文献可相互映证发明之处甚多,现试言数则以明之。从字面看,《世祖纪》所载顺治五年平定回乱似与傅喀禅无关。但《富喀禅传》却告诉我们,顺治五年米喇印与诸回初叛时,是富喀禅与总督孟乔芳遣兵攻讨的,那年破叛回于马家坪并擒获故明延长王朱识的游击张勇,正是富喀禅的部将。故《世祖纪》所记顺治五年平定陕甘回乱事虽未道及傅喀禅,其实与他确实大有干系。《世祖纪》所以未道及他,是因为《世祖纪》属帝王本纪,所记都是大事大人物,傅氏职位偏低,故未能入《纪》,就连职位高他不少、时任兵部右侍郎、兼右副都御史、陕西三边总督的此役实际主帅孟乔芳,也未能入《纪》,入《纪》的都是满清王公贝子屯齐与额塞一类的钦差。《世祖纪》所言均顺治五年平回乱事,顺治六年仅言逆回米喇印降后复叛,而未言平乱事。而新出碑文所言,实皆为顺治六年再平米喇印复叛之回乱事,尽管碑文中未曾明指米喇印之名。从《孟乔芳传》的记载可知:米喇印回乱初起于顺治五年四月,八月米喇印因食尽而出降授兰州副将;顺治六年,米喇印乘清廷征甘军入川之际复叛,陷甘、凉、肃等州。孟乔芳帅军与傅喀禅会师,共平回乱。此役的主帅是孟乔芳,副帅则是傅喀禅。新出碑文着重谈傅夸蝉于顺治六年攻破叛回所踞河、凉、甘三州三役。这与张玉书撰碑文所记内容大体相同,但二碑记事顺序却略有差别。新出碑文的顺序是破河州→抚凉州→取甘州。张撰碑文的顺序却是拔甘州→破河州→抚凉州。细详二碑文,似以张撰碑文所言更符合当时实际一些。然张撰碑文属其事于顺治五年,实因米氏回乱初起于该年而概言之所致。河州,《清史稿·地理志》属甘肃兰州府,州治在民国时的导河县城。新出碑文傅夸蝉招抚河州贼将、杀贼首王大弘事,张撰碑文称之为王大宏,当系宏、弘音近而通。新出碑文与张撰碑文所记傅夸蝉破河州杀贼首王大弘事,及新出碑文所记傅氏遣发官兵击高山贼兵招抚凉州城事,均不见于《清史稿》的《富喀禅传》及《孟乔芳传》,似可补史籍之未载。凉州,《清史稿·地理志》属甘肃凉州府,州治在今甘肃省武威县城。甘州,《清史稿·地理志》属甘肃甘州府,州治在今甘肃省张掖县城。张撰碑文言傅氏克甘州事,仅云“时贼军尤踞甘州城,公率大军围城数帀,以待其自困。久之,贼潜引兵欲突围,出遮击之。两战皆克,遂拔甘州”。《富喀禅传》叙此则云:“富喀禅帅师进攻,深沟高垒以围之”。三者所说均极简略笼统,远不及新出碑文将此役分为攻击出城运草贼兵、攻击突出来犯贼兵、派官兵用云梯攻城这三个层次叙述得详尽,且前两战还均有杀贼具体数字。这是在正史中很难见到的。康熙帝奖赏功臣的圣旨保存至今者不多,刻于碑碣留存至今者就更不多见。新出碑文将康熙帝在圣旨中对功臣的战绩历历道来,不厌其详,具列数字,如数家珍,一一展现在我们面前,突现其论功行赏、知人善任的一代明君圣主形象,是极为难能可贵的。从《富喀禅传》看,他还有遣副将马宁、张勇讨平甘肃叛回的战绩,此为新出与张撰两碑所不载,可以丰富我们对碑文的理解。肃州,《清史稿·地理志》属甘肃肃州府,州治在今甘肃省高台县城。

    进剿四川、湖广贼郝摇旗等,尔遣副都统杜敏、提督郑蛟鳞追至黄草坪地方。贼伪益国公郝摇旗率所属贼排阵拒敌时,击败之,生擒贼首郝摇旗。又贼伪靖国公袁宗第率所属贼拒敌时,击败之,生擒贼首袁宗第。伪部院洪育鳌及贼妇人孩子千余,并伪印敕俱获,招抚贼伪总兵官一十四员、七千余官兵;生擒伪王朱盛蒗,得获伪印关防敕札。嘉尔,优升为三等精奇尼哈番,世袭罔替如前。

    这一段,说的是《清史稿》载康熙二年傅夸蝉遣部将剿灭川鄂边界李自成农民军郝摇旗、袁宗第部并因此而优升为三等精奇尼哈番之事。此事除另见于《清史稿·世祖纪》、《富喀禅传》外,也见于张玉书撰碑文。《世祖纪》云:“(康熙)二年八月甲寅,命穆里玛为靖西将军,图海为定西将军,率禁旅会四川、湖广、陕西总督,讨郧阳逋贼李来亨、郝摇旗等。……三年八月己卯,穆里玛、图海疏报进剿郧阳茅麓山李来亨、郝摇旗,俱自焚,贼平。”《富喀禅传》云:“圣祖即位,改西安驻防总管为将军,富喀禅任事如故。时自成余党李来亨、郝摇旗、袁宗第等屯归州、兴山间。康熙二年,上遣将往讨,命富喀禅与总督李国英、副都统杜敏等会师,战于陈家坡,贼溃遁,进至黄草坡,复大败之,进三等精奇尼哈番。”张撰碑文则云:“今上(按:即康熙帝)御极之二年,以西山贼首郝摇旗等岁久负固,三省会剿。公以宿将指挥诸军,口授方略,一鼓而进歼贼巢,生擒摇旗及袁宗第等,招降伪将七千余人(按:“将”前疑夺一“兵”字),房、竹遂定。以功超拜三等精奇尼哈番,镇西安如故。”
    将以上诸记载稍作综合,可得到以下几点认识。
    一、诸篇记傅夸蝉剿灭郝摇旗等部事,以《圣祖纪》最简略,且有含混失实之处;以《富喀禅传》次之;以新出碑文最为详实;张撰碑文也不乏精彩之处。
    二、从新出碑文可知,《富喀禅传》载与富喀禅会师合剿郝摇旗等部的副都统杜敏,应是富喀禅的部将;同为其部将亦在派遣之列的,还有新出碑文所说的提督郑蛟鳞。这二人,应当就是张撰碑文所言“公以宿将指挥诸军,口授方略”时的洗耳恭听、忠实执行者。
    三、战事发生的地点,在川鄂边的郧阳茅麓山和归州、兴山间的陈家坡、黄草坡(或黄草坪)一带。
    四、郝摇旗、袁宗第应如新出碑文或张撰碑文所言,是兵败被擒的,而不是如《圣祖纪》所言是自焚的。
    五、与郝、袁同时被擒的,据新出碑文载还有残明的部院洪育鳌、藩王朱盛蒗。新出碑文与张撰碑文均记此役俘获郝、袁部农民军妇人孩子千余人,总兵官十四员,官兵七千余人。这些皆为正史所不载,恰可补其不足。
    六、从《圣祖纪》载穆里玛、图海上疏奏报平灭郝摇旗等部的时间为康熙三年八月己卯日分析,康熙帝下旨优升傅夸蝉为三等精奇尼哈番的准确时间的上限,当不会早于此日;下限似也不会晚于康熙三年的八月。
    七、这次优升的“三等精奇尼哈番”与从前所赐的“阿思哈尼哈番”一样,是“世袭罔替”的。“世袭罔替”为清代特有的爵位承袭新制。据《清史稿·职官志》:清代爵位世袭,有的事先规定可承袭的世数;有的恩宠更隆厚的,则不限可承袭的世数,特称“世袭罔替”。但这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子孙承嗣者因有罪过而被剥夺爵位者在有清一代实属屡见不鲜。

    先考康熙十一年以老疾奏请致仕,于康熙八年三月廿七日奄逝,享年六十有三。讣音。上闻,蒙遣光禄寺卿额星格谕祭。朝廷之恩纶宠锡,不可泯灭;显考生平之懿行懋绩,亦宜昭垂。爰勒诸贞珉,俾传之亿世云。康熙十四年九月吉日,
    三等精奇尼哈番穆成格
孝男                              等谨立
    工部正四品员外郎辛柱

    这是一段讲述傅夸蝉老病退休、去世丧葬的文字。《富喀禅传》云其“(康熙)五年,卒”。张撰碑文称其“康熙七年,具疏自陈老疾。上笃念将军劳苦,俯俞其请。越明年三月廿七日,竟以病势,年六十有三。讣闻于朝,特谴大鸿胪临表谕祭,盖异数也。呜呼!公之在行间者三十余年,而镇关中者二十有三年。从来大将专阃建旌之久,未有若斯之盛者也。而躬冒矢石,战必胜,攻必克,奇勋伟伐,屡见迭书。且刁斗严明,市肆案堵,师行所至,民不知兵。还朝之日,秦人扶老携幼、垂涕遮道以送公者,不啻千百计。古称制军之道曰仁曰勇,公寔备之。呜呼!岂非所谓鹰扬虎旅之才,应国家景运而兴者乎!以将军非常之烈,膺三朝不次倚用之恩,亦真可以无愧也矣!余特诠次大略,勒石墓道,庶几后之观者所景仰。其详具在国史,不能缕述也。”

    新出碑文所言傅夸蝉于康熙八年三月廿日奄逝,却于康熙十一年以老疾奏请致仕(按:即退休),无论谁人决无先死然后再请求退休之理。张撰碑文言傅氏康熙七年自陈老疾请退,皇上当即俯俞(按:即俯肯、俯允)其请,越明年(按:即康熙八年)病逝。这种记述才是合理可信的,也才是准确的。新出碑文傅氏康熙十一年方才以老疾奏请致仕(退休)之说,肯定是错误的。但其致误之由,我们却思之至今未能得其确解。新出碑文与张撰碑文异口同声称傅氏病逝于康熙八年,二者以当时人言当时事,其说法肯定是对的,可纠《清史稿·富喀禅传》称其“(康熙)五年卒”之误。张撰碑文在叙述完傅氏丧葬之事以后,又在后面补述了一大段张玉书这个康熙朝首辅大臣对傅氏的评论和傅氏死后受秦人爱戴之深,虽不免稍有腴碑之嫌,但说的大体八九不离十,可作对傅氏一生认识品评之参考。“勒诸贞珉”,即刻之于坚贞之美石。“勒”,刻也;“诸”,“之于”之合乎也;“贞”,坚贞也;“珉”,有美如玉之石也。傅氏有长子穆成格,因其承袭傅氏之世爵,故也自称“三等精奇尼哈番”。另有次子辛柱,时官封工部正四品员外郎。穆成格,《清史稿》与《清史列传》均有传,皆称穆成额。《清史列传》有上海中华书局1928年排印本,另见中华书局1987年王忠翰点校本。两传内容相仿,而以《清史列传》记载更详。大体言穆成格为富喀禅长子,袭父三等“子”世爵精奇尼哈番。康熙十三年以副都统随希尔根赴江西平三藩之乱,屡立战功。康熙十七年如广西平叛,在都林、藤县两战失利,坐失机且不能收阵亡将士骸骨被参革免职夺爵,以其弟辛柱袭世爵。新出碑文立于康熙十四年,正在穆成格率师于南土平叛的间隙之中。

  ①《清代碑传全集》(上)第五六二页,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汇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11月版,该碑录文源出清人钱仪吉编《碑传集》

  (作者为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基建室主任和馆员)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